《我的故事》

大家好,我是天穎。我患上厭食症大約已有三年。

 

Read More
《「爸爸丶媽媽!救我呀!!」》

在十七、八歲那年的暑假,魷魚和父母一起與進食失調症(ED)展開了一場生死對決!原本以為可以迅速解決掉ED這病魔,卻沒想到這場戰爭持續之久,讓魷魚一家瀕臨崩潰之涯…

Read More
《少女「三顧」醫院 靠藝術整理人生》

Roxanna讀中三的時候,覺得因為自己體型的問題,得不到別人的歡心,再加上當時流行瘦身,所以便下定決心減肥。身為田徑隊隊員的她,除了節食,加上每天做大量運動,很快地在幾個月內,她由原本的110磅,減至七十多磅。眼見自己女兒體重下跌那麼多,Roxanna的爸媽開始意識到有問題,和做醫生的朋友商量後,決定送女兒入醫院。

Read More
《與死神搏鬥之少女 同路人成救命繩》

甫見Jenny踏進HEDA,從她一身冷帽、灰色長外套、黑色窄腳褲、銀色便鞋,時尚、幹練的裝扮,真看不出她曾跟死神搏鬥的痕跡。認識她,是從她打熱線電話給我們,主動要求將自己的故事與其他同路人分享開始。剛巧今期會訊的主題正是以進食失調症康復者為專題,於是,藉著這個契機便讓我們知道多一個勇敢的女孩與厭食症抗爭之故事。

Read More
《入院》

「承認吧!這次你衰了,用錯了方法啦!」「沒有夢想,與鹹魚有什麼分別?」「我有一個夢想,職業足球員!」這幾句話一直盤旋在我腦海中。我犧牲我的睡眠、與朋友相處的時間、打機的刺激感,用上我的青春,來追夢…

Read More
《完美的代價》

參與了Elsa開辦的「開心之匙」工作坊,很多反思和得著,尤其是有關完美主義者的分析。課堂中有一個「尋求完美身影」的自我測試,有十二個思想狀態,發現很多都「熟口熟面」,結果我的得分都算高。一直都不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追求完美的人,藝術唔叻、又沒有潔癖甚至不太整潔,但原來我對於結果、成就、個人表現完美極有追求,甚至覺得「完美是應份、正常的,錯漏是不應該出現的」,所以或許一個追求完美的人,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,永遠都覺得自己有所不足,離完美很遠,而我原來不停為「完美」付出了很多代價。

Read More
《控制飲食的背後-見輔導的得著》

上HEDA之後,明白到原來控制飲食只是種表徵,對自己人生有一份無法掌控的感覺,才是需要正視的核心問題,所以就鼓起勇氣到其他機構尋求輔導。直到現在,眨眼間已經見了十幾次。總括來說,我很享受見輔導的過程,亦感到自己有少少改變,而這些改變,我覺得是根本性的,我相信我在輔導中的領悟,將可以幫我面對人生未來的挑戰。

 

Read More
《究竟怎樣才算是真正的康復?》

康復,這個詞語對我來說是一個很深澳的形容詞。由發病的第一天到現在,我幾乎每天都跟自己和其他人說:「我想好返,但要怎樣做才是真正的康復?」「好返有沒有標準?」等問題。

Read More
《同路人小組後感》

小組負責人:Elsa

經常邀請不同程度的進食失調患者參加小組,說真的,這項任務殊不簡單。無論是邀請出席單一一次聚會或者是連續6節的小組,她/他們都要擁有無比的決心和勇氣,才可出現在小組中,因為,踏入HEDA的門口,彷彿代表著她/他們要正面與ED決鬥一樣。記得在第一次小組中一位女孩子的說話──「來了(小組)不一定有收穫,然而,不來就肯定甚麼也沒有(收穫)」,她就是用這句說話提醒自己無論多累、多遠也要全部出席在晚上進行合共6節的支持小組。雖然小組後我再也沒碰見這位女孩,但她展現的決心和毅力,令我深信難關是擋不了她!

Read More
《開心星期六》

有暴食的我,是多麼害怕暴食。有過去的星期六,我吃膩了,但這是一個開心星期六。

如果大家認識我,會知道我是狂食村的村民,體重曾經達到 216.8 磅 。在一年半的定時定量的飲食和運動規律下,我的體重回落到約 120 磅 。以往我不敢於家人和朋友面前開懷大吃,但在過去的星期六早上,我陪父母去吃了一頓豐富的早餐,我覺得好開心,彷彿一次過享受多年都不給予自己的家庭溫暖。

Read More